喬安互助網 InterCare - 官方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喬安互助網以志工企業自許,發揚「互助共濟」精神,讓拒保族、銀髮族都能獲得保障。
別人不能保的,我們都保!別人能保的,我們更好。
  • 199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暮

  祖父早亡,父親國中時候,就頂下家中兄代父職的擔子,身為長子的他,一早就帶著我二個叔叔,三個姑姑,赤腳踩過田埂,走過濃密疪天的龍眼樹林,然後在省道上與唸小學的叔叔姑姑們分手,再獨自走向田中鎮邊的國中上課。高中畢業後,父親來到台北,從交通警察做起,一千三百塊的月薪,要寄三百塊回彰化老家,供叔叔姑姑們唸書,剩下的養我們一家。

 三十八年後,父親田裡長大的土直本性,做到警察學校訓導長,保一總隊副座退休的他,卻只有一間22坪大小的國宅,以及一部15年的豐田1800CC房車。

 「說來不好意思,沒留下什麼給你們兄弟。」父親看著遠方的檳榔樹,哎哎說著。

 「沒差吧,」老哥聳聳肩,依著父親左手邊,往祠堂外的階梯,一屁股坐下去:「你也養我們到大學畢業,剩下的人生,應該是我們自己負責吧。」

 我拾塊曬穀場上的碎石,拋向不遠處的那幾隻鵝,嚇得牠們哦哦嘎響,鼓翅跑竄,就算是報了小時候,被牠們追著啄的仇吧;農村的視野寬闊,偶有二層高的新建農舍點綴,此時一方橘紅胭抹,沿著地平線染開,底下金黃稻穗翻風,盪浪波揚,父親說,這眼下到那山邊腳下的田,都是我們的祖先墾下來的,也是他要接著扛的擔。

 「阿媽的癌症開刀,請看護,還有一些營養品什麼的,」父親依舊望著遠方,平直語調一如往常,彷彿說著是別人家的事:「錢花得兇,真沒想到會這樣。」

 「老爸,你的身體照顧好,已經是留給我們最好的東西了。」我也捱著老哥左邊坐著,踩著水溝邊的螞蟻,就像小時候頑皮地惡作劇般。

 「那、阿媽、這次過得去嗎?」老哥捏了捏十指,停頓了一下,才勉強問出這個問題。

 「很不樂觀。」父親低聲說著,入秋的南台灣,天氣不冷,但是他一雙手,始終放在口袋裡。

 「喔。」

 「輝煌,你是做保險的,有件事,幫我一下。」父親搔搔一頭蒼髮,顯得有點靦腆:「我在電視裡看到廣告,有什麼”一定保”還是什麼類似的,我是不是可以買?」

 原來父親在擔心這個,他是B肝帶原,而且有猛爆性肝炎住院的病史,加上以前所有的薪水,都花在養育我們三個小鬼頭身上,「保險」根本是無暇顧及的區塊,祖母正在加護病房急救著,身後事的壓力,大概也罩上父親心頭了吧。

 「可以買,但是賠不到,」我心裡快速地掃過幾個類似商品的條款,跟理賠條件:「都有二年內過世,只退還所繳保費,以及最後所繳保費高過保額的問題,那跟你自己存錢沒有差別。」

 「恩,那就算了。」父親應諾了一句,也坐了下來,雙手緊握,不再出聲。

 見父親如此,反倒是我這個做兒子的難過,居然連這種忙也幫不上。

 「也不一定,等我回台北,我再去找找,」我站起來,拐過一樣沉默的老哥,轉身坐在父親右手邊,做了件父親三十幾年來,沒對我們幾個小孩沒做過的事,就是握著他的手,說:「總有能幫上忙的東西,網路上多得是驚喜意外。」

 此時,最後抹餘角夕陽,隱隱山腰間留紅光,而天光漸暗,蒼穹默默更了藍靛紫黑的新衣披上,只留下日與夜交接時的一隙絲亮,還有抬頭懸著的銀河星光,點點閃亮。

喬安業務處組訓經理陳輝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